草堂医话

京师大学堂最早国医教案

后郑守谦整理编纂为50年代全国医师西学中教案:


郑元(清.光绪探花,1887年)郑氏医学第六代传人,受邀于京师大学堂国医系讲授国医,以上大部内容为其讲义,后经郑守谦多次补充编撰,亲笔抄写。(以上为教案前几页,以后待发)

  郑守谦:1891-1969,字家作,郑修成之子。 郑氏世医第七代,1924年与父郑修成在长沙创办明道中医学校,校训“忠恕”父任校长兼应诊,子任教务主任兼应诊,强调医德至上。后为了抗击汪精卫灭中医,与当时坚挺中医的湖南名中医甘岳臣、吴汉仙、刘兵仑、易南坡等将明道医校合并扩展为湖南中医专科学校,郑守谦仍任教务主任。执医任教,倾心传道,桃李天下,薪尽火传,明道方头“愿以菩萨心度尽天下厄”。图为任教务主任时的郑守谦,任教内、妇、儿科,著《内科杂病综古》讲义等。

   解放后,应总理之邀赴京,任全国政协委员,医药组组长,中医研究院创建人之一,西苑中医妇科主任。执医传道,著书立说,精研家学,培养了众多名医。然而“文革”中因对造反派提出10条抗议,惨遭迫害,使“家著审编”断层,其医案没有系统整理、挖掘、凝练、抢救(包括清宫医案)。
 

郑守谦

  久学中医,有一体会:“千方易得,一窍难求”。从古今千头万绪的医疗成方中,首先掌握两个规律,专就血气阴阳二法,探索治病的窍门。如病在气分的,必用阳性药物,而从肺气、脾气、上中二焦,去考察其所偏向如何?而病在血分的,多用阴性药物,而从下焦肝肾,审察其所患如何?补偏救弊,扶正祛邪;若非体质过于虚损,则採补泻并用的为多。无论什麽验方,都从对症加减中以尽其用,这是一般大法。而重要的要看病情侵在气分或血分,确审来源,但取四君子汤扶气,四物汤养血,再循以两方酌加变易,最为稳善。因为四君四物两方,为先后二天特出的两大法门,标为处方万能的规范,按图索骥,对症治裁,以简驭繁,莫此为便,诀曰如下:

千方万方重两方,且说四君四物汤,斟酌二方加减法,能调气血走阴阳,八珍十全汤可贵,薯蓣丸兼补泻详,资生丸出四君上,养荣汤比四物强,脾肾六君和六昧,两家分用各平康,回阳救急汤最热,百合固金汤稍凉,气虚感冒时疫病,人参败毒散先尝,以上方,凡十二首,常抄妙用入医囊。

 

 

(摘自郑守谦医稿,郑兆炽整理。)